<![CDATA[因果的愚者 - 創作存放區]]>Fri, 15 Jan 2016 11:51:23 -0800Weebly<![CDATA[【主要任務】入學手續--201502]]>Fri, 13 Feb 2015 04:36:28 GMThttp://wingcut02.weebly.com/2110920316233842591821312/-201502

★獎勵:智力+10 武力+0 情報+15 敏捷+0 功績+0 體力+5
★獎金:2,000G
]]>
<![CDATA[【主要任務】入學典禮--201502]]>Sun, 08 Feb 2015 03:35:29 GMThttp://wingcut02.weebly.com/2110920316233842591821312/201502 「呃啊……」一踏進校門克羅諾就興起回家的念頭。

四周全是穿著和他相同制服的人一群一群地往指定地點移動,這景象對自幼居住在人煙稀少山中的他來說有些恐怖,這還是他第一次身處在這樣數量可觀的人群裡。將自己輕量的行李拽在手上深呼吸,並低聲唸道「沒問題的,這根本不算什麼。」,心情不可思議地稍稍冷靜下來。

這方法是從那個自己那樂天過了頭,柔弱但是又堅強的母親身上學來的。即使是自我催眠也好,只要告訴自己辦得到就能夠讓對很多事沒什麼自信的自己提起勇氣,所以他從來不在人前說喪氣話……當然,偶爾還是有意外的時候就是。

他避開人群獨自繞入較空曠的小徑,邊觀察這座大得氣派的校地,每一棟建築對他而言都很新奇。最初他並不想離開家到那麼遠的地方,自從許多年前家裡發生過一些事以後他盡可能地留在家裡幫忙。這次離家是由於母親認為情況已經漸趨穩定,不可以讓繼續家裡的困境繼續綁住他,和顏悅色的母親用難得強硬的態度要他來上學,克羅諾雖然挺擔心家人們也只能接受這個決定。

悠晃了一會他找到文件上指定集合的大禮堂,跟隨其他入學的新生們一同集合完畢後,入學典禮便在主持教官的開場下揭幕。不久校長走上講台,環視了新生們後打算開口致詞時,突來一陣劇烈搖晃緊接著燈泡的破碎聲接連響起。險些被震倒的克羅諾連忙穩住身子並架起手臂擋下天花板灑落的的尖銳碎片,前方一片尖叫令他將視線投往剛才校長所在的講台。

「……啊?」騙人的吧!

很快就適應黑暗的眼睛哪裡都捕捉不到校長的影子,倒是地上多了一個被吞到只剩下一雙腿外露的人,而罪魁禍首是不知道從哪裡闖進禮堂的兔子。克羅諾沒有見過這種詭異的兔子,體型雖小但口部卻能撐開到身體的幾倍大,就像是蛇和兔子的混合體。

「天!是、是兔急拉!千萬不能放牠出去,否則地球會被牠吞了!」一名校長隨側的教官開口大喊,沒想到吞完校長還不夠的兔子一個轉身跳躍連教官也吞了下去。頓時方才還一片驚恐的學生們瞬間安靜無聲,直到清晰的吞嚥聲停止,兔急拉在黑暗中發亮的雙眼轉向眾人為止。

「呀啊——」「別過來!」

前方一些沒有戰鬥能力的新生們慌忙地往後跑,而想壓制兔子的學生則是一個勁地往前衝,因混亂他幾乎無法看清兔急拉的動向,等發現時那雙烏黑發亮的眼睛已經在他腳邊直盯著他瞧。回瞪兔子克羅諾思考著,驚險場面他並不是沒有遇過,其實他認為以他打聽到的這所學校的傳聞,這裡的教官不可能對這樣的狀況突發狀況沒有應變能力。刻意不去控制這種場面說不定是某種測驗,如果是如此那也不必太過緊張。

「哼,你要吞了本大人還早一百年。」四周幾乎沒有光線,緊急照明也還沒有亮起,也就是說現在他的魔法無法使用。他瞥了眼不遠處放著備用光源的背袋,從後腰抽出了一把刀刃異常尖細的短刀,反手持刀瞄準朝他撲來的兔子使勁刺過去。卻沒想到兔急拉反應迅速地用有力的後腿狠狠蹬了他的右手,準心偏移的刀鋒只約略擦過兔子皮毛,這舉動反而令兔吉拉更憤怒了:「不會吧!這樣也不中?」

他拿的已經是刀組裡穿刺力最好的刀——「螫針」了,照理說就算只是劃過至少也會刮出傷痕才是,結果這悲慘的戰果令他再次絕望地體認到:失去魔法以後自己完全只是個會移動的靶這個事實。把毫無實際效益的武器收回腰帶,這總是隨身攜帶的刀組是父親留給他的東西,但他怎麼也無法像記憶裡的父親一樣運用自如。

「為什麼不分一點你的體能給我啊混蛋老爸!」開始咒罵起根本不在場的親人,克羅諾避開再次張口咬來的兔子衝向掉落在旁的背袋,立刻翻出袋中便攜型的小手電筒。

當開關打開的那一瞬間,他覺得信心跟體內的力量一股氣湧了上來。看著還不知道自己末路將近的兔急拉他咧開嘴笑了,只要可以使用魔法的話,區區的一隻兔子可難不倒曾經跟大型野獸面對面的他。但他什麼也沒做,只是雙手放鬆垂下地站著,從敵人的角度來看每個角落都是空隙:「嘻嘻,來啊衝上來啊笨兔子。」

大概是被他的態度激怒,兔急拉吱地一聲猛力跳躍,同時像是要一口把人吃下般張開嘴巴到最大極限。抓準兔吉拉滯空的期間,克羅諾手一揮,他的影子有如活過來自地面浮起來。幾乎就在兔吉拉的大口要咬上他的頭時,實體化後前端化成尖刺的黑影刺穿了兔子小小的腳掌,並纏繞上還未合攏的兔嘴將上下顎給固定起來,動彈不得的兔子就這麼被懸在半空中扭動掙扎。

「抱歉抱歉,會挺痛的但是我不還不能放你走。」不知道該拿這隻兔子怎麼辦才好,於是暫時用影子穩妥地將兔急拉纏住不讓兔子脫逃。這入學的第一天還真是驚奇啊,他心想。

原來學校也是個有趣的地方,看來以後的日子也不會無聊了,克羅諾對這個未知的學生生活開始感到期待。



★獎勵:智力+0 武力+20 情報+0 敏捷+15 功績+5 體力+10
★獎金:5,000G
]]>
<![CDATA[【角色設定】]]>Tue, 13 Jan 2015 08:21:00 GMThttp://wingcut02.weebly.com/2110920316233842591821312/1克羅諾‧斯諾賽爾 (Croknow ‧ Snoxell) 
小名:諾克斯(Knox)、小諾
■AGE:16 |身高:165CM    
  生日:4月25日 (參考來源)
■魔法:操影術,將自身的影子實體化、形變成矛與盾影子的延展有極限,至多只能延展到自身全影面積的兩倍
延展越大硬度越低,通常為近距使用
遠距則以影子配合投擲刀使用
除非影子有相接,否則無法使用自身以外的影子(限非生物)
在完全黑暗的地方無法使用

因此隨身帶著帶便攜光源以備不時之需(ex.手機)
能讓影子先行纏繞在身上做出奇不易的攻擊(通常纏繞在頭髮)
此種狀態下自己的影子將不會再地面或牆面顯現

■血統:純血族

■背景:三百多年前非人種族的存在被揭露時
家族先祖因排外的人類迫害不得已遠離城鎮到人煙罕至的地區定居
雖然時至今日人類與非人的隔閡變小
但從小聽著長輩們的往事、處在被迫離群索居的環境下成長
對於人類懷有一定程度的不信任感以及自己也未察覺的自卑感
面對人類表現的比起對他族來得惡劣

實際上並沒有惡意而是近似於自保的措施
家族由母親一肩扛起,在入學之前都在協助母親處理家務或打零工
也會幫忙抵抗想要侵擾家園的人類


■個性:如上所述,平時舉止與說話方式顯得囂張狂妄實則欠缺自信
一旦碰上無法解決的事情才會顯露出被隱藏起來的那一面
做事時看來游刃有餘實際上戰戰兢兢,私底下是個努力家
不習慣受到稱讚,平時給人感覺不好親近但實際上純綷、沒有心機

容易對現況滿足的類型
能力範圍內對需要幫助的人會伸出援手,尤其是女性


图片
(血族的形貌)
■其他:喜歡巧克棒、意外的擅長針線活
            不太喜歡自己原本的樣子
            因為小名跟校名同名,所以不喜歡被在學校時叫小名
            通常只讓熟識的人或親人知道,胡亂喊會被認為是在挑釁而炸毛

【武器設定】

]]>